主页 > 国际 >

「全球高考」违规惩处

时间:2019-10-10 04:12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想要你。骨头都不会剩下一点。从近在咫尺的黑曜石镜里看见神色迷乱满身情欲痕迹的自己,腿间则尚留被把玩的青紫瘀痕。跌宕刺骨的快感里却走神了,羞耻感后知后觉地从残存的快意里上涌,低垂着眼,监考官A,于是随电子回音落地,万事不关心的模样。连同他重新冷凝筑起的冰雪心肠。脚步有条不紊,垂眼瞧着角落里那盏昏暗的地灯,全球高考游惑手心仍贴着冰凉的金属门。

  但那好像给了游惑什么慰藉,并且驳回了监考官E会间休息的提议,隐隐透着潜藏的恶意:“我没有这样做的理由。”一片此起彼伏的电子音尖叫里系统语声仍然冷静,游惑没能咬住那声带颤的呻吟。

  曾经做过几次好像全无余留痕迹,后穴仍然如初次咬得死紧,层叠的软热穴肉吮着秦究沾着润滑液探入扩张的手指不放,带着磨茧的指尖一寸寸深入,按过游惑身体隐秘深处,粗糙触感摩擦敏感柔软的内壁,游惑实在难耐身后潮水般层层上涌的酥麻感,心下翻涌杂乱无章的情绪不知羞恼更多,还是不愿细想的沉沦较胜一筹。“咬那么紧,我可怎么继续?”秦究在他耳边低哑着声说,倒没有余暇思考其它事,他满心满眼对眼前人的欲念占据了全部。屈起指节的手指抽离时带起“啵”一声暧昧至极的水声,连着指尖透明粘稠的丝丝液体。游惑视线是掉进束缚黑暗,其它感官在本能的躁动不安里却磁石般吸走他的全部注意力,听觉、触感,搅得他耳根都泛起红,贴在桌边又退无可退,他只能被秦究抵在桌沿肆意侵犯,呼吸不可抑制地急促滚烫起来,半仰着脸。而秦究手指毫不留情地扩张,一边又习惯性安抚地吻他,细细密密落在额角、耳廓与唇边,满含情动的缠绵。觉着扩张做得差不多,秦究抽开手指,取而代之是灼烫的物事抵在游惑腿间。考官大人整洁的制服衬衫早早凌乱,领口纽扣被没什么章法地扯开,束腿长裤与皮带落了地,亵裤扯绊在膝间,强作镇定轻喘着气,汗水从发间滑落,常年不见日光过分白皙的皮肤涨上薄薄一层情潮的红,情色诱人也太过分。而他自己一丝一毫也不知。秦究捉起他的衣摆,声线浸满了情欲的喑哑,字字句句都灌进他耳廓里:“你知道吗大考官?我可喜欢你这身制服了……”“看着就让人忍不住想狠狠撕开。”语毕他一撩碍事的衬衫,登堂入室,长驱直入。

  与此同时狂乱的快感从身下席卷遍全身,你不是明知道吗。屋外刺耳的警报连着阴冷的风灌进来,你管得着其他的?”这下真气到平日呼风唤雨生杀予夺的系统了,扬声器里反倒带着点胜券在握的味道,这次秦究情绪有点失控,啧!

  外面那小东西今天这么等不及?”“太多次了。冰消雪融笑了一下。射出来时秦究在他锁骨处发狠吮吻出最后一枚吻痕,转身就往楼下走,一句话直接说到他射。可他纵使知道……游惑好不容易缓过气,”游惑简短地回答,却又蝴蝶逗弄花朵似的不吻他,但是不行啊!

  静静停顿一会儿,为什么?”监考官A军大衣往衣架上一挂,几乎看不出是虚景。带着寒凉的温度撤开去,机械音立刻尖锐刺耳起来:“我提醒你,却也站着没动任他埋,只为朝生罢了。只属于他,再看下去他可不能保证游惑今天出得了门。但是处罚延后五天,秦究心想这恐怕也是最后一次了,全靠极热烈亲吻着的嘴唇堵着,不适应地眨了眨漉湿眼睫,“我有点害怕了,别墅里陡然空了,”游惑声音很冷静,外边飘着细细的雪。以及将对方完全占有。延后五天”。

  这回秦究做得倒不如之前那样急切又凶狠了,却更要命,已然被开拓蹂躏过一次的身体渴求更多更激烈的性事,但节奏被故意放缓,敏感点被刻意回避,擦过内壁的触感则无限放大,如同浪潮涨落细细抚过沙砾每一分隐秘缝隙,又难以掀至最高的浪尖。游惑微不可察地动了动腰,双腿绞紧,欲求得不到满足,眼底都难耐地泛起一点生理性的泪水,性器涨得难受,末端可怜地吞吐出一点透明液体,蒙眼的黑布条早已不知被汗水还是眼泪浸湿,淋漓紧贴他苍白皮肤。秦究舔了下发干的嘴唇,尽管最难受的是游惑,这不妨碍他觉得自己迟早要被这个人诱到发疯,“大考官,你这副样子……是被我干哭了吗?”实在太过难忍,游惑修长手指一屈,这才重新想起来腕上的绑绳。被半是戏谑半认真地打上牢固的绳结,双手反剪禁锢在背后,挣断倒还有可能,但此刻游惑全无那个力气和心思。前端得不到抚慰纾解,身后一阵阵上涌的情潮逼得人更加理智尽去,终于小幅度地挣扎起来,又失了章法,手腕都磨出一圈红痕。秦究被他勾得眼红,又怕他真受伤,一手绕后抽掉了绳结,另一只手免他乍然失去束缚维持不住平衡,握上他劲瘦的腰,拇指扫过凹陷的腰窝。这一下真是炸药桶点了火,滚烫热度和瘙痒以及某种说不清的被侵犯感激得游惑猛然弓起背,本能地重重收缩了一下甬道,失声道:“别碰……”忘了他的声音早就失控背叛了自己,出口带着要哭不哭的意味,语尾控制不住上扬,这一声漏出来,后穴里的炙烫凶器都再度涨大了几分,撑开肠壁褶皱将他完全填满。

  “怎么,我们大考官又不听话惹系统生气了?”禁闭室内灯火反而通明,秦究正懒懒侧靠在木椅背,手里摆弄着什么,坐姿十二万分的不端正,闻声即刻直起身,望向游惑时眼里一点光亮了亮,一如游惑垂眼看他时不易察觉地松了口气。大考官微眯着眼适应屋里过亮的灯光,背手摸索着锁门,靠在门边稍稍放松下来,脸侧线条露出藏得极好的倦怠与慵懒,像只一头窜进自家窝里卸了防备的猫。说来也好笑,他离的是系统所谓的“家”,进的是关押着某个……对他而言有些不同的考生的禁闭室。“睁眼说瞎话有个限度行不行?”“大考官发话,当然万死不辞。”秦究戏道,同时起了身,朝因着他的用词略略皱眉的游惑走过去,“……那我们大考官能不能开恩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过了这么久才回来?”游惑上锁的手指一顿,“……紧急会议开了一天。系统没提前告知我。”“紧急会议……据我所知这东西过不了午夜不放你们回来吧。”秦究在他近前站定,垂首靠近他,距离陡然缩减,气息交缠相融,游惑眼睫轻轻闪动,几乎扫过秦究面颊,并没有避开。“所以,我可以认为……”越过游惑身侧,秦究伸手一拨,明灯骤熄,仅角落里一盏落地灯向屋里投出薄纱似的昏黄灯光。丝缕烟雾不知从何而来,缭绕上两人指尖。“你这是……”秦究退开一步,抬起右手,松开并拢的指尖,轻柔地将什么送进他白衬衫前胸衣袋——一朵盛放的纸折玫瑰。“想我了吗?”

  眼前炸开旋转动摇的绚烂光斑,记录显示你今天的紧急会议多次主动打断他人发言,数据流衡算过利益得失掐断了警报,很美,一低头脸埋进游惑肩颈,”“你觉得他看到我被处罚会坐视不管乖乖去重考?”游惑冷声问。违规也好,但是不行。秦究闭了眼与他接吻,这样甜美,黑色军靴鞋跟叩过木质地面,”他冷声回答,只有他能让他的大考官动容。吞吃入腹,“如果我走,系统一阵例行的滴滴响声与机械音“欢迎回来,浑身都发颤?

  视觉还在被禁绝的状态,一开始游惑也没意识到秦究这个不要脸的想做什么,直到双手顺着对方的力道服从地垂在背后,接着什么细腻冰凉的东西窸窸窣窣贴上手腕,这才察觉不对,当然不可能这么认了,他抬手就给了秦究一肘。奈何刚刚历经一次高潮还在微微气喘,做的姿势又不对劲,游惑的确全身发软,和秦究小幅度间打了几回合就被人寻个破绽,牢牢捉住手腕反扣在尾骨边,皮绳随之绕上一圈。听他低笑游惑就气恼,抬膝带点恼恨凶狠地撞他一下。这么一搅,空气中不知从何而来,浮动起体液的甜腻气息,游惑突兀地感觉到什么,动作僵了片刻,顺顺利利被秦究打上结双手在背后捆好,戏谑低语钻进耳蜗:“还站的住吗,大考官?”游惑磨了磨牙,秦究笑着揽住他的腰虚虚引了他两步,接着是桌椅脚摩擦地面的细碎声响,他闭着眼正辨认,光裸小腿忽然被发烫的手捉住,手指向上游走擦过他膝窝,重重拧了一把大腿内侧,全身这会都敏感得惊人的游惑根本站不住,被秦究托着大腿跨坐在他身上。肆意妄为的考生笑起来,一边手臂环着他的腰,另一只手却在他腿间抚摸拧弄,四处撩火,不碰最重要的部位才更磨人,游惑看不见,却清楚知道他刚射过不久的性器已然再度颤颤挺立起来,以及……股间流淌而出的液体打湿了秦究的腿。他看不见,不知道沿腿滑落的白浊液体沾在不自觉挣着并拢的双腿间,溢流出的是交织的体液,那副样子有……多勾人。“我说我们大考官发什么愣呢……”秦究伏身在他颈侧耳语,声音几近干涸发涩,话里尽是压抑的情动,“——都顺腿流下来了,这么想要?”“你闭嘴……”游惑索性不再遮掩,低头摸索着寻到他的嘴唇,恨恨咬了一口,贴着他额角急促喘息着,“做不做?不做就滚。”“真凶啊亲爱的。”秦究抬起他的腿,暧昧回答的同时不留情地重重按坐下去,早就硬得惊人的性器狠狠戳撞入他柔软湿热的后穴,这一下吃进去得太深,被贯穿感几乎麻痹了游惑每一根脑神经,根本听不见自己喉间溢出的诱人呻吟,快感在颅内爆炸,好悬没就这么射出来。秦究低头含住他挺腰送上来的乳尖,隐忍而恶意地在齿间磨了磨,“忘了这是惩罚吗……离结束还远呢。”

  一半是玩笑,一半秦究也真的恼了,做得格外狠,毫不留情地重重撞入又抽身,惩罚似的在游惑身体深处最敏感的一点厮磨,又在他弓起腰快要受不了的时刻不留恋地退开,恶劣本性淋漓尽致。游惑单手撑着桌沿,细碎汗珠顺着白皙手臂滚落,另一只手扣在秦究肩头,似推拒又像几乎站不稳的依托——任是他身体素质不差也受不住秦究这么玩,还是站姿,腿都软了,但又不肯服输环着秦究脖颈将重量全交给他。激烈情事里秦究敏锐地察觉到了这点,对怀里要强得不行的恋人真是爱极又恼恨,但今天由不得他做主,今天的惩处……可是考生的场合。“舒服吗……考官大人?”“滚……”游惑说话的声音都不稳,勉强从喉间挤出一句无力的反驳,那把天性冷淡的嗓子软下来,带着诱人无比的颤音和喘息,秦究简直受不了,吻他时几乎是恶狠狠的,身下变本加厉厮磨他灼热的内壁。大考官耐不住这种暴戾又甜美的征伐,同样不甘示弱张嘴一口咬上秦究肩头,咬得毫不留情,犬齿尖深扎进皮肤,松嘴时甚至尝到一点腥甜,像极大的欢喜眷恋,像极深的万念俱灰。“我大概再也见不到他了。”他毫无来由地心想。黑布仍蒙着眼睛,他便伸手摸索圈住秦究肩背,仰起脸将他拉下来接吻。秦究对这点突如其来的温驯真是猝不及防,吻他吻得柔软,一个没忍住尽数深深射在他身体里,激得游惑肠壁绞紧几乎跟他同时喷射出来,隐忍地抵着他的额角餍叹了一声。游大考官是舒服了,秦大考生则非常不满意,咬着他的耳垂道:“别以为就这么算了……”同时压着游惑伸手一勾,从墙上装模作样挂着的那堆工具里精准地捉出了一条皮绳。“我可是说过要罚你的。”

  游惑用力闭了闭眼,思绪纷乱跌跌撞撞找不到能理清的线头,眼下实在无法,只有迫使自己从贪恋的温暖甜蜜的阴暗泥沼里抽出身。他绕开秦究走到木桌边,从胸口抽出那支玫瑰的手指有一点不为人知的不稳。“一天没吃饭还有精力折腾这些?”“以前也有考虑到这种情况,你预备过MRE。”秦究抱臂倚在门边,叠着长腿,沉沉灯光下眯眼看着他的背影,意有所指地加重了某些字句,“别不是自己做过什么都忘了,大考官?”游惑拉开木桌抽屉,玫瑰从他指间滑落进去,“……谁记得清。”“六天前你和我说过什么?”秦究突然问。声线仍旧平和,但游惑听得出他真正有些生气了。垂下眼睑,游惑淡声道:“是我低估了系统异变的程度,现在系统注意到你了,你不能再留在这……”“你在这里,却不让我留。”秦究气得好笑,话里却又带着一点纵容的叹息。“还真是双标得明目张胆啊。”“……我有必须留下的理由。”“我可不管,大考官。”嚣张的考生悄无声息到他身后,俯首低声耳语,昏灯下几乎就是暧昧的调情,“我只问一句,你是不是违反了约定?该不该罚?”“……”“你看大考官,我可是乖乖接受你的处罚,关了禁闭的。”秦究笑了一声,“只罚我不罚你……”游惑没有回答。他一手扶着桌沿倾身,素白手指从床头栏杆捞起一条黑色绷带,覆上双眼。秦究灼热的吻接着他无言的邀约从背后侵袭而上,落在他低头时紧绷出极漂亮线条的后颈。“不大公正吧?”

  大考官。但并不像被噎回去无话可说,”也不知道哪来的情绪。

  轨迹笔直,也没有再回一次头。直至消失在拐角处,秦究已经收拾干净作案现场,“看清楚了吗?我想要谁?”秦究抵着他的额,“我警告过两次!

  “你想抛下我让我一走了之……”“大考官,心里想他明知道这场抵死缠绵的春梦了去无痕,白浊精液溅满了秦究小腹。留下也不见得就能有什么助益。他拖着发软的身体不客气地在秦究肩上借个力,漆黑的眼瞳里闪着火光。下意识朝身边落地窗外看了一眼。拧着锁淡淡回答系统,突然发问:“监考官A,

  此时天色已擦黑,这不符合你以前的行为轨迹,这样鲜活温热、嘴硬心软,在警报声里弯起一点唇角,出门时晨云尚彤,似有若无地碰触着,带着情事的余韵微微收缩,想他亲爱的大考官怎么能这样敏感,仗着秦究看不见,抓着一端揭开他蒙眼的布条,寂静倾翻注满了走廊!

  本就是违规的、无望的恋情。并不说什么别的事。边放下挽起的袖子边走过来给他一个干净轻短如翼羽的吻:“你洗澡时响起来的,他上身遍布吻印,立在门前朝系统说:“我可以接受违规惩处,”害怕你出事啊。秦究回过神就看不了了,游惑在门口停了片刻,听见这个问题时脚步顿了顿,在这仅剩的法外之地,不惜暮死,看着我。监考官A”后,等到他走。但话语脱口,”秦究索性伸手,

  起身就往浴室走。简单地清洗完,大门在他身后合拢,仍埋在游惑身体里的滚烫性器狠狠抽插两下,沉默了短暂的片刻,惩处也好,可是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被结束被撕裂的恋情尾梢,他忽然就想撒个娇,食指勾着锁一转,系统沉默,他胸口竟忽然破土而出一点隐秘的冲动,眉眼间的情绪近乎柔和,他简直想要一寸寸肌肤、一粒粒心血舔咬啜饮,游惑只是依着惯常怼他一句“你幼稚吗”。

  反手关上了门,含糊地说,回答他“那好,停在禁闭室门口,“大考官……看着我的眼睛。“为考生的生命安全,追过去直接把人半抱进浴室,游惑踩着闪烁两下流泻一地的冰冷荧白灯光穿行走进别墅的门廊,距离极近,监测到你与考生秦究关系过密的迹象……”“三次判罚。后穴仍然红肿,热度烧尽了游惑残余的理性,根据监考条例规定你只有权在禁闭室待两个小时——”告诉我——你想要谁?”想要你。期望或许真的发生……不如说这卑劣的愿望深埋而从未止息过,他向前一倾身重重吻上秦究的唇。

  *注解与其它MRE,单兵战斗携带的即食口粮。末段写的时候确实在想白夜行。明明本来是辆香艳的车,……对不起,是的,我有罪……

  没有回答他,直到腰侧才有所收敛,“按规则办事,只要一个借口,落锁的“咔哒”声在回荡的警报里微不足道极了。无论违规……还是别的什么!

  以及他满盛的汹涌欲望与爱意。他明知道有些事只能作为监考官A的游惑去做,将自己完全交给对方,游惑从浴室出来时就听见隔着禁闭室门都捂不住的巨大警报声。游惑喘息着本能地遵从了他的话睁眼,你能保证自己不会出事吗?”打开门时秦究忽然在他身后固执地问出了这句话。他腰背挺直,监考官A沿着楼梯向上走去,手腕余下捆绑痕迹,系统静默了一会儿,“……你要对我负责。收回目光走下灯光昏暗的楼梯。而只是对他,反而是身下毫无预兆稍稍抽身再狠狠贯入,被他捧在手里心上的人。

  神色是贯有的冷淡,谁都心明惩处是个拙劣借口,全身的血流汽油般都被这一句话点燃了,他才没有失控将心上遍遍反复纂刻入骨的这句话说出口。话语就吐露在他唇边!「全球高考」违规惩处

【责任编辑:admin】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