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评论 >

撒切尔“唯一挫折”来自中国?

时间:2019-09-19 00:46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撒切尔“唯一挫折”来自中国?1950年1月6日,丘吉尔有十分精彩的叙述:“承认一个人存在并不一定是赞同之举。有“铁娘子”之称的英国前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的确不同凡响。但丘吉尔只当过两任首相,撒切尔与丘吉尔一样强硬,论名气她可能比不上保守党的前辈温斯顿•丘吉尔,而且长过20世纪的所有其他英国首相。而是要取得便利。还不惜倾举国之力与阿根廷打了一仗。任期不仅长过丘吉尔,中英建立了代办级外交关系,1954年,建立外交关系的原因并不是要表达恭维之意,英国不顾美国的强烈反对和阻挠在西方大国中第一个宣布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中间还有一次大选失败;之后于1972年实现了关系正常化。”而且在对英帝国的立场上,而撒切尔接连三次大选获胜,对于英国的这个外交传统,撒切尔对于中英关系的积极推动与英国外交上秉承的实用主义传统一脉相承。人们不得不在这个充满罪恶和敌人的世界上承认他们并不喜欢的那些许许多多的人和事!

  撒切尔对于中英关系的积极推动与英国外交上秉承的实用主义传统一脉相承。1950年1月6日,英国不顾美国的强烈反对和阻挠在西方大国中第一个宣布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1954年,中英建立了代办级外交关系,之后于1972年实现了关系正常化。

  撒切尔在34岁当选英国下院议员的时候,对中国的了解甚少,大概也很难会想到后来会对中英两国关系产生重大影响。1977年,撒切尔作为保守党领袖第一次出访中国,开始了与中国的直接联系。尽管她不像当时许多来中国的西方人那样具有自比昔日马可•波罗的那种心态和好奇心,但在对苏联的认识倒是与中国方面取得了惊人的一致,以至于当时属于苏联阵营的波兰的一家报纸称她的中国之行是“到北京朝圣”,是“陷入反苏主义的死胡同”。其实,撒切尔对中国的了解还不够全面和深刻。她在1982在北京对东道主称她再次访问中国和与中国领导人的会谈“使我对中国事务有了更清楚的认识,对中国政府的立场有了清晰的个人了解。恰如中国古语所说:‘百闻不如一见’。”考虑到她在与中国领导人就香港问题进行会谈时,竟提出1997年后以治权换主权的要求,这应该不完全是客套话。

  而且,对社会制度的认同不同,特别是她的立场,并不妨碍她与实行社会主义制度的中国发展双边关系。在她任首相的80年代,两国关系得到了新的发展。两国最高领导人实现了互访,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于1986年首访中国。1980-1990年中英双边贸易额平均年增长26.1%,快于同时期中国与欧洲另外两个大国——德国(14.7%)和法国(23.7%)的双边贸易额的平均年增长率;而且也高于1970-1980年中英双边贸易额平均年增长的7.9%和1990-2000年的16.2%。两国关系中的军事合作也有了新的突破,两国军队代表团频频互访。1986年,中英两国签署了军事装备方面的合作谅解备忘录,标志着两国的互信关系达到了空前的高水平。

  而此后撒切尔对于英国与中国关系的处理,特别是对香港问题的处理,起到了十分突出的作用。尽管中英关于香港问题的谈判经历了不少波折起伏,撒切尔本人似乎对这次英国外交行动的评价有所保留,甚至还发过“唯一的挫折”这样的牢骚,但毕竟成功地与中国方面达成了协议,确保了过渡时期的稳定和完成了1997年的香港回归中国。在1997年的回归交接仪式上,已经不再担任首相的撒切尔亲自到场见证这个重大事件。应当说,香港问题能够以和平方式得到解决,中英双方领导人高超的政治智慧和务实精神起了决定性的作用,撒切尔在其中的重要贡献有目共睹,赢得了中国人民的好感。

  撒切尔能够在格林纳达事件上对美国说“不”,能够由于英国的返款问题对欧共体说“把我们的钱拿回来”。同时,在与中国领导人打交道时,虽然在香港问题上激烈交锋,但并不妨碍她对中国的这位伟人作出客观的评价:称“果然不负务实之名,香港问题终于在他的手中打开症结。”因此,2003-05年任保守党领袖的迈克尔•霍华德称她为“英国政治的巨人”、“最伟大的首相之一”,其中的确不无道理。(潘兴明教授,历史学博士。曾赴美国哈佛大学、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等作访问学者和学术研究。中国欧洲学会理事、中国英国史研究会理事、上海市世界史学会理事。专著《20世纪的中英关系》,华东师范大学欧洲暨国际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撒切尔辞去首相职务后依然十分关注中英关系和中国的发展。2000年她在胡佛研究所发表演讲时说:“毫无疑问,中国是一个正在崛起的强国,其人口、经济和雄心都在增长之中。”在对华关系上,撒切尔认为“中国不应被孤立”,相反“应当引入到全球经济中来。”她对中国的发展前景有较乐观的展望,称“中国现在是成为超级大国的主要候选者”。

【责任编辑:admin】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